今天是:
法院简介 | 联系我们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理论探讨 > 调研论文

对涉学生校园伤害案件相关问题的探析

发布时间:2017-10-17    作者:许德兴    来源:本站    人气:4259

对涉学生校园伤害案件相关问题的探析

                                ——巧家法院副院长  许德兴

学生校园伤害事故的发生,不仅给社会造成不安定因素,还给教育机构的正常教学秩序和管理秩序造成冲击。加之校园伤害事故发生的成因复杂,后果严重,社会影响极为恶劣,经济损失较大,并且呈现出突发性、群体性、多发性以及难以预见性等特征,给校园伤害事故的处理增加了难度。现结合巧家法院近三年来审理的涉学生校园伤害案件情况进行分析,就相关问题提出建议。

一、案件审理情况

2014年到今年5月,巧家法院共受理涉学生校园伤害案件21件,其中判决10件,调解9件,撤诉2件;21件案件中,由学校承担责任的18件,判决学校不承担责任1件;判决案件当事人不服提出上诉4件,上级法院维持原判2件,改判2件(一件是杨某某诉巧家一中教育机构责任纠纷案,一审判决学校不承担责任,二审改判学校承担责任赔偿147665.55元;另一件是六合小学教师性侵学生案,一审判决学校承担赔偿15000元,二审改判学校承担赔偿36000元)。

二、案件分布区域及主要类型

(一)案件分布区域

   从案件发生的学校来看,主要分布在城区的四所中学、白鹤滩镇辖区小学、药山镇辖区学校、小河镇辖区学校。

(二)案件发生的主要类型

学生伤害事故可以从不同角度进行不同分类,从责任主体角度可以将学生伤害事故分为:

1.学校责任事故

学校由于过失,未尽到相应的教育管理职责而造成的学生伤害事故。包括(1)学校提供的教育教学设施设备不符合国家安全标准和明显的不安全因素。(2)学校管理制度存在明显疏漏或者管理混乱。(3)学校教职工在履行教育教学职责中,违反有关要求及操作规程。(4)学校教师在组织教学,体育、实验等教学活动中,未讲明操作规程。(5)学校在组织课外活动时未进行安全教育或未采取必要的防范措施。(6)学校统一提供的食品、饮用水不符合安全及卫生标准。(7)知道学生有特异体质或疾病,仍让学生承担不应承担的活动或劳动。(8)未尽到管理职责或措施不当的。

2. 学校意外事故

   1) 指学生在正常教育教学活动中发生的伤害事故。

2) 由于自然因素及不可抗力造成的学生伤害事故。

3) 由学生有特异体质或疾病,学校或学生自身不了解或难以了解而引发的事故。

   3.学生本身或第三方责任事故

1)学生明显违反校规校纪,而对自己或他人造成的伤害事故。

2)自残或自杀。

3)由于第三方的原因导致的伤害事故。

三、校园伤害事故中学校民事责任的确认

目前,处理学生伤害事故的法律法规主要是2004年5月起施行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2010年7月起施行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2002年教育部发布的《学生伤害事故处理办法》以及2006年教育部、公安部、司法部、建设部等十部委联合发布的《中小学幼儿安全管理办法》。

根据上述法律法规及司法解释的规定,在审理校园伤害事故案件中,法院一般从学校行为的违法性、学校存在过错、出现学生权益受损的事实及学校侵权行为与学生权益受损事实之间具有因果关系四个方面确定学校的责任。

(一)学校行为的违法性

   《教育法》、《义务教育法》、《未成年人保护法》等有关法律、法规和司法解释都明确规定了学校对学生的教育、管理、保护义务,学校以其作为或者不作为的方式违反法律的规定,侵犯学生权利或不履行法定义务的行为就是违法行为。

体现学校行为的违法性的最典型例子要属教师体罚学生。在此类案件中,由于教师素质不高、师德不佳,以致不能运用合理的方式教育学生,违反法律通过体罚侵犯学生的人身权利,致使学生身心受到损害。此时,由于教师体罚学生的行为属于职务行为,教师所在的学校应承担相应的法律后果。

【案例一】2013年10月29日晚,东坪镇中心学校学生刘某因犯错,被该校教师黄某用电线电管抽打腿部,期间电线线管碎片飞起将刘某眼睛划伤,后被送往昆明红十字会医院、成都华西医院等医治,好转出院。诉至法院要求东坪镇中心学校及该校教师黄某共同承担赔偿刘某因医治伤情支出的医疗费、交通费、住宿费、就餐费、营养费、残疾赔偿金、后期治疗费、鉴定费、护理费、精神抚慰金等各项损失合计255576.42元。经法院组织调解,最终二被告同意一次性赔偿原告刘某因眼部受伤产生的各项费用合计190000元。

  (二)学校存在过错

判断学校有无存在过错,首先判断学校有无注意义务及应负注意义务的大小程度;其次如学校负有该注意义务是否实际履行了该注意义务。学校对未成年学生负有法定的教育、管理和保护的义务,基于双方之间这种特殊关系,学校及其教师应对未成年学生承担特殊的注意义务,这种特殊的注意义务除了应遵守一般大众的行为标准外,同时还必须遵守教育行业的专业行为标准,即以一个专业人员习惯的、通常的行为作为标准。

【案例二】2014年10月20日,马树中学初三学生孔某在上体育课进行篮球训练时,与同学发生碰撞后倒地,当值老师因在给女生上课未发现该情况,孔某也并未向体育老师报告。当天下午放学后,孔某因感身体不适,在未向老师报告的情况下自行购药医治,当晚并未去上晚自习,在宿舍休息,晚自习教师没有清查学生到位情况,未能及时发现孔某身体不适。宿舍管理人员也未按规定与班主任核实,导致学生脱管。次日凌晨,孔某身体状况恶化,经送马树镇卫生院抢救无效死亡。孔某的死因经昆明医科大学司法鉴定中心鉴定为外伤致硬膜外血肿合小脑扁桃体氙死亡。孔某的父母认为马树中学在教育管理活动中未尽到严格的管理义务,导致其学生在学校脱管,致使伤情恶化意外死亡,要求马树中学赔偿丧葬费、死亡赔偿金、精神抚慰金、误工费等各项损失合计575364元。经法院主持调解,马树中学赔偿因学生孔某死亡产生的死亡赔偿金、丧葬费、精神抚慰金等共计360000元。

   (三)存在学生权益受损的事实

学生权益受损的事实,即校园损害事实的存在,指的是学校违反法律法规的义务或不履行法定义务,导致出现了学生合法权益受到侵害的后果。学生权益受损可以是直接的,也可以是间接的,所侵害的学生权益主要是人身权益,包括一般人格权、生命健康权、其他人格权、精神利益等。学生权益受损的后果是其一般人格权、生命健康权等受到损害,通常这种损害表现为学生健康受损、心理障碍、精神损害、肢体残疾或死亡等。

【案例三】原告熊某、被告陈某系巧家县第四中学同班学生,陈某任该班纪律委员。2013年12月12日,熊某在第一节晚自习上课时喧哗,陈某进行制止,发生争吵。课间休息时,陈某在教室外的走廊上便对熊某进行殴打,致使熊某受伤,后被送往县人民医院救治,由于伤势过重,又被送往昭通市人民医院诊治,经检查为腹部闭合性损伤、腹腔内积血、外伤性脾破裂。而后经云南昭通滇东北乾诚司法鉴定中心鉴定为五级伤残。法院审理认为,原告熊某、陈某系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在校期间的安全教育管理主要责任在于学校,学校属于特殊的公共场所,具有一定的封闭性,作为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在心理和生理方面的发育尚未成熟,随时会引起情绪的波动和反弹,由于这些因素决定了学校在法律上应承担管理和教育责任,认真履行校园管理义务。学校的管理不仅限于上课期间,还须对课间休息等方面全面进行监管。依据《中小学幼儿园安全管理办法》第四条第二款的规定,学校应建立安全预警机制,制定突发事件应急预案,完善事故预防措施,及时排除安全隐患。虽然学校也列举了制定的一系列安全教育管理制度,但未就制度实施和落实的情况提供证据证明。作为被告陈某系该班纪律委员,学校未对其行使的职责和权限进行规范,因而疏于防范和管理,导致原告熊某在上课时喧哗被陈某制止,下课后采取粗暴的解决方式,造成熊某被打伤的事故发生。熊某实施的行为与学校未尽到管理责任而导致学生受到伤害的后果有逻辑上的联系,学校应承担相应的民事责任。被告陈某对熊某在上课时喧哗一事,不能采取正当途径向学校和班主任反映,寻求恰当的解决办法,而采取殴打方式了结此事,造成熊某受伤,对其行为也应承担相应的责任,原告所诉要求被告陈某的法定代理人及监护人共同承担赔偿责任。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的法律规定,判决:由被告巧家县第四中学赔偿原告熊某医药费、护理费、住院伙食补助费、伤残赔偿金、后续治疗费等合计118798.48元;由被告陈某的法定代理人赔偿原告熊某医药费、护理费、住院伙食补助费、伤残赔偿金、后续治疗费等合计178197.72元。

(四)学校违法行为与学生权益受损事实之间具有因果关系

因果关系,是指学校违法行为与学生权益受损事实之间存在客观的相互关联性,换句话说,若某一学生受损后果是由学校的行为引起的,损害是行为的结果,行为是损害的原因,则二者之间是具有因果关系。如果虽有损害事实的发生,并且学校也有过错,但是,两者之间没有因果关系,而是其他的原因造成了校园伤害事故,那么学校就无需承担民事责任。

【案例四】原告之子刘某就读于药山镇中心学校团堡小学读一年级。2014年6月20日下暴雨导致山洪暴发,团堡小学通知各社社长当天停课,并由教师到山洪暴发严重的王家沟协助学生返家。学生刘某于当天早上出门上课就没有再返回家中,原告在得知其子刘某未转回家,就请人四处寻找孩子,到第三天下午四点左右在郭家坪子社的路上泥土中找到刘某尸体,后经公安机关确认是属山体塌方掩埋致死。经学校方与刘某父母协商,被告中心学校支付10000.00元给原告方,由原告将小孩尸体安葬。法院审理认为,学生刘某的死亡,有自然灾害的原因;有原告方未按学校规定执行,十岁以下小孩最好由家长接送上学的规定;同时被告中心学校的下属团堡小学,在遇到恶劣天气停课时,学校未及时通知到学生家长,导致原告之子刘某来读书时,突遇山体塌方掩埋致死,被告中心学校应当承担一定责任。根据本案实际造成学生刘某死亡的原因,由被告中心学校承担总计算费用的30%。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若干问题的解释》的法律规定,判决:由被告药山镇中心学校赔偿原告方因其子刘某死亡的死亡赔偿金、丧葬费等合计44195.55元,扣除被告药山镇中心学校已支付10000.00元,实际应支付34195.55元。

四、预防学生校园事故发生的几点建议

(一)导致学生校园伤害事故的因素

结合已审理的21件民事案件来看,发生学生校园伤害事故的主要原因有三点:

1.管理制度不完善及落实不到位。有6件案件是因为管理制度不完善或执行不严引起。《未成年人保护法》、《教育法》、《学生伤害事故责任管理办法》等相关法律法规中,均有关于学校管理的规定,各学校也有制定了相关制度,但仍不够完善,落实上也不够严格。如有关工作人员玩忽职守、工作责任心不强,不能严格按照规章制度办事,特别是安全管理方面,对外来人员不严格检查就放行,造成进校人员鱼目混珠,给师生带来严重的安全隐患;还有个别学生逃学、逃课,任课老师或班主任没有及时与家长联系,致使学校对学生的管理与家长对孩子的监护脱节,造成学生受到伤害等。如学生在外租房住宿的,学校未与租房户、学生监护人和学生本人签订相应的安全协议;校内住宿的学生,学校未加强宿管工作,出现学生通夜不归无学生报告也无学校检查发现的情形出现。

   2.学校教学设施设备存在安全隐患。学校的教学设施设备的完好,是未成年学生在学习中安全的保障。有的学校楼道过于狭窄,存在学生拥挤践踏的隐患;有的操场不平,存在体育活动中易出现跌倒隐患等。

   3.家庭管理与学校教育未能完美结合。在11件案件中除学校教育管理外,也存在家庭管理不周,对学生放纵等因素。如开学时对学生是否在校住宿的应实行学生、监护人、学校三方确认制度。如开学时应组织在职员工学习学生安全管理的相关法律法规及学校规章制度。

(二)预防学生伤害事故的应对措施

1.完善未成年教育阶段各项管理制度,加强执行力度。各学校要按相关规定制定完善各项安全管理制度,明确学校各部门、各负责人之间的安全工作职责,切实落实各项安全防范措施,做好安全知识的贯彻与宣传,使学生自身培养安全意识与自我保护意识,学会基本的自我保护与救助,用时使学生的监护人责任心更强,安全防范意识更高,有效的杜绝事故的发生。如学生军训或日常上课期间外出,门卫应严格把关并登记。

2.学校定期排查设施是否存在安全隐患。良好的教学设施设备是提高安全学习环境的前提条件。学校要定期检查学校校舍、教室、门窗、课桌椅、消防器材、电路电器、体育器材等设施设备,且保证学生的饮水、饮食卫生,防止食物中毒和预防各种疾病在校园内传播流行。

3.充分发挥家庭预防的特殊作用。家庭教育是素质教育的基础,也是培养学生人生观、世界观、价值观的源头,通过家长平时对学生的沟通教育,灌输必要的安全知识和自救自护意识,履行监护职责,有效的避免减少学生伤害事故的发生。同时,通过参加学校统一组织的安全防范知识宣传,建立与学校相互配合、共同监督的管控模式,强化对学生的防护作用。

4.全社会都应加强预防学生伤害事故发生的责任和使命感。学生伤害事故的发生有一些不单单是家庭问题或学校问题,有些学生伤害事故不可能单靠一个部门、按照一种方法来解决,而是必须靠全社会的力量,在各级人民政府的组织领导下,政府有关部门、司法部门机关、人民团体、城市居民委员会等各方面共同参与,齐抓共管、各负其责,通过政治、经济、行政、法律、文化、教育等多手段进行综合治理,采取积极的预防措施,避免学生伤害事故的发生。

总之,未成年学生的伤害事故预防是一个全社会都应面对的问题,其产生的原因也是多方面的,只有通过学校、行政部门、学生、学生监护人、社会各方面的共同努力,才能有效的预防和避免学生伤害事故的发生,才能为学生创造安全的学习和生活环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