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法院简介 | 联系我们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理论探讨 > 精品案例

在校未成年人受到侵害的教育机构归责原则及其举证责任---云南巧家法院判决杨某夫妇诉巧家某附属小学教育机构责任纠纷案

发布时间:2016-12-28    作者:周国祥    来源:本站    人气:6823

【要点提示】

《侵权责任法》颁布实施前,在校未成年人受到侵害的,教育机构承担的一律是过错责任,教育机构对学生是否尽到了教育、管理和保护三大义务,由赔偿权利人举证证明。为加大对无民事行为能力学生的保护强度,《侵权法》对限制民事行为能力学生(10周岁以上不满18周岁)和无民事行为能力学生(10周岁以下)作了区分保护,即对于限制民事行为能力学生保留了原来的过错责任(举证责任相应不变),对于无民事行为能力学生则采取过错推定责任,举证责任由教育机构承担。

【案情】

原告杨某,男,汉族,住巧家县白鹤滩镇。

原告陈某,女,汉族,住巧家县白鹤滩镇。

委托代理人孔某,云南亮剑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巧家县某附属小学(下称“被告”)。所在地址巧家县白鹤滩镇。

法定代表人卯某,校长。

委托代理人余某,云南典传律师事务所律师。

二原告诉称,其女儿杨小某在被告学校六(2)班读书。被告于2011年“六·一”儿童节中午举行庆祝活动后,杨小某去其同学家吃饭后便与其同学相互邀约到金沙江边玩耍致发生溺水失踪。事发后,经公安、消防、学校、保险公司及学生家属共同寻找,一直未见人影。请求被告赔偿其因其女杨小某死亡的死亡赔偿金40%即194392元、丧葬费的40%即10873.60元,赔偿因寻找杨小某的交通费1600元、生活费2400元、误工费4800元,并精神损害抚慰金30000元,合计238785.60元。

被告辩称,本案事故发生在校外,其学校不存在任何过错,不承担责任,且原告方请求赔偿的计算标准不符合相关规定。请求依法判决。

家法院经审理查明:被告系非寄宿制学校,位于巧家县城。杨小某系原告杨某、陈某之女,生于1998年10月7日, 2011年6月1日期间系被告六年级二班学生。二原告系农村户口。

2011年6月1日上午8时至11时30分,被告组织全校师生举行“六·一”儿童节庆祝活动,下午放假,但被告未以打电话、发短信或其他有效方式通知各学生家长活动和放假的起止时间。活动结束后,杨小某去其同学家吃饭。之后,杨小某即与其同学去金沙江边玩,导致溺水失踪。知道杨小某在金沙江溺水的人随即报警,并打电话通知原、被告双方。被告在得知杨小某溺水后,又再次向公安机关报警。双方及时赶到事发地后,参与已到场的公安、消防、保险公司及其他人寻找杨小某未果。原告杨某于2013年6月18日向巧家县法院申请宣告杨小某死亡,巧家县法院依法于2014年10月21日判决宣告杨小某死亡。此外,杨小某溺水后,被告支付了寻找杨小某的相应费用。

【裁判】

巧家县法院经审理认为,杨小某在溺水失踪前系被告在校限制民事行为能力学生,被告依法对其负有教育、管理和保护义务,当被告未尽到该义务造成不良后果,赔偿权利人有权请求其承担相应法律责任。被告为庆祝、丰富儿童节日,组织师生举行相关活动没有过错,在知道杨小某溺水后及时报警,并组织老师参与寻找溺水的杨小某,对杨小某也尽到了应尽义务。但对于法定儿童假日组织活动,被告负有将活动起止时间通过有效方式于活动前告知学生家长的义务,以便学生家长切实监护自己的孩子。被告未尽到该义务,致杨小某脱离其父母的有效监管,发生不可挽回的溺水失踪后果,具有明显过错,依法应由被告对该过错承担相应民事责任。由此,被告关于杨小某的溺水失踪发生在校外,其不应承担民事责任的辩解理由不能成立,不予支持;同时,二原告作为杨小某的父母,依法对杨小某负有全面监护义务。二原告明知杨小某常规放学回家时间未回家的情况下,没有对其女杨小某履行监护职责,主动联系杨小某的老师问明情况,未尽到应尽的法定监护义务,具有明显过错,二原告应对此承担主要责任。综合杨小某溺水失踪,并致宣告死亡原因力的大小,应由被告对杨小某之死亡(宣告)承担合理赔偿额20%的赔偿责任为宜。

二原告请求的死亡赔偿金,因杨小某就读的被告学校位于巧家县城,依照相关规定,请求的死亡赔偿金应按城镇人口相关标准计算为485980元,丧葬费依照相关规定计算为27184元,原告方因请人骑摩托车寻找杨小某产生的费用, 虽然原告未就此提供相关证据,但综合考虑杨小某在金沙江溺水后确需及时请多人参与到下游寻找等客观实际,应酌情支持交通费1200元、生活费用2000元、误工费1200元为宜; 关于精神抚慰金的请求,综合原告举证情况及双方过错大小,不予支持。由此,原告的请求赔偿项合理总额为517564元,被告应承担的份额为103512.80元(517564元×20%)。

遂依照《侵权责任法》第十六条、第三十九条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相关规定,以及云南省相关赔偿标准,判决:一、由被告学校于判决生效后10日内赔偿二原告因杨小某死亡(宣告)的死亡赔偿金、丧葬费、交通费、生活费、误工费合计103512.80元;二、驳回二原告其余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1694元,由二原告共同负担960元,被告学校负担734元。

一审宣判后,双方当事人均未上诉。一审判决已经发生法律效力。

【评析】

本案处理需正确处理好以下两个问题:

一、索赔前置:杨小某死亡的法律事实认定

杨小某溺水失踪后,其父母依法申请宣告其死亡获法院支持后,杨小某即为拟制死亡之人。宣告杨小某死亡这一法律事实的认定,是二原告依法向被告学校索赔的前置条件,没有这个法律事实认定,赔偿即是无源之水,无本之木。

二、归责原则的适用及其举证责任

1.关于教育机构责任纠纷,《侵权责任法》以第三十八条、第三十九条和第四十条作出规范。其中第三十八条是关于无民事行为能力学生在校受到侵害的归责原则及其举证责任,即过错推定责任,由教育机构对其没有过错承担举证责任。即是说,只要其在校无民事行为能力学生在校学习和生活期间受到侵害,如果校方不能举证证明其没有过错,即推定校方有过错,由校方承担相应民事责任,这是一个较严厉的归责原则;第三十九条是关于限制民事行为能力学生在校学习、生活期间受到侵害的归责原则及其举证责任,即一般过错责任,由赔偿权利人举证证明校方于学生受到侵害具有过错。即是说,限制民事行为能力学生在校学习、生活期间受到人身损害,学校未尽到教育、管理职责的,就应当承担民事责任;第四十条是关于第三人作为在校未成年人的侵权人的归责原则及其举证责任,即适用一般过错责任,除由“侵权人” “承担侵权责任”外,权利人能举证证明校方未尽到管理职责的,“校方”就要承担相应的“补充责任”。

2.《侵权责任法》第六条第一款规定:“ 行为人因过错侵害他人民事权益,应当承担侵权责任。”
  本案中,受害学生杨小某已满12周岁,尚不满13岁,依照《民法通则》的规定,系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由此,本案的归责原则应适用上述《侵权责任法》第三十九条的归责原则,即过错责任原则,举证证明校方于杨小某之死(拟制死亡)具有过错的责任在于二原告一方。即只要二原告举证证明校方于杨小某之死具有过错,校方就要承担相应民事赔偿责任。

本案中,两个原因致杨小某与其同学到江边玩耍并溺水失踪,进而致杨小某死亡(宣告)。一是学校对杨小某疏于安全管理。正如本案判决书中的评判,对于法定儿童假日组织活动,被告负有将活动起止时间通过有效方式于活动前告知学生家长的义务,以便学生家长切实监护自己的孩子”,而被告却未尽到该义务;二是家长监护不力。也如判决书评判,二原告明知杨小某常规放学回家时间未回家的情况下,未主动联系被告学校问明情况,没有尽到应尽的法定监护义务法院综合致杨小某死亡(宣告)的两个原因力大小,判决由被告学校承担原告方合理标的额20%的民事赔偿责任,是合法、合理、得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