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法院简介 | 联系我们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 裁判文书

(2012)巧民初字第114号民事判决书

发布时间:2012-08-29    作者:巧家法院    来源:本站    人气:12011

云 南省 巧 家 县 人 民 法 院

民 事判 决 书

(2012)巧民初字第114号

原告谭永芝,女, 汉族,生于1945年5月12日,身份证号码,532123194505120328,云南省巧家县人,务农,住巧家县白鹤滩镇七里村七里二社15号。

被告刘文付,男,汉族,生于1949年2月10日,身份证号码,532123194902100312,云南省巧家县人,务农,住巧家县白鹤滩镇七里村七里二社118号。

原告谭永芝诉被告刘文付返还原物纠纷一案,本院于2012年2月14日立案受理。依法由审判员杨其春适用简易程序,于2012年3月20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原告谭永芝、被告刘文付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完毕。

原告谭永芝诉称:其夫刘文福与被告刘文付系亲兄弟,刘文福死后,其留下的房屋及宅基地由原告居住管理,因经济困难,有一间房屋没有盖起,被告刘文付的父亲刘思和无房居住,经几方面协商同意,由刘文付出木料和瓦片将该房屋盖起给刘思和居住,待老人死后,刘文付拆走添上的木料和瓦片,宅基地归原告所有,于1993年12月11日晚立字为证。但老人死后,被告刘文付不拆走所添木料和瓦片,反而还要一半的宅基地,被白鹤滩镇水电站实物调查组将15填入被告刘文付名下,双方争吵多次,经村、组解决,被告刘文付拒不拆走所添木料和瓦片,宅基地归原告所有。现要求被告刘文付归还宅基地30

被告刘文付辩称:其与原告之夫刘文福系亲兄弟,其爷爷奶奶留下明三暗五的房屋,分家时,其分得里面半间,由父母刘思和与周大珍居住,外面半间是谭永芝的。1990年谭永芝另修新房,将外面半间房屋的木料和瓦片拆走,致使父母刘思和与周大珍在下雨时进出房门都被雨淋两年左右,为了老人方便居住,经双方协商同意,并于1993年12月11日晚立字为证,“由刘文付出木料和瓦片将该房屋盖起给老人刘思和与周大珍居住,待老人死后,刘文付拆走添上的木料和瓦片,宅基地归还谭永芝”。 刘文付将该房盖好后,由其父母居住。当两个老人相继去逝后,为履行双方所订协议,主动找原告三次,要求拆走所添上的木料和瓦片,将宅基地归还谭永芝。但谭永芝不同意拆,若拆除墙会被雨淋垮,而得不到修建白鹤滩水电站的搬迁补偿,愿意在搬迁补偿时,按所量面积平分,因为是其出木料和瓦片盖的。2011年11月12日早上,经人房组将该房屋两层共量得33.3,按原、被告双方的约定,各自名下填入16.65

综合原、被告的诉辩主张,本案争议焦点是:

原告谭永芝要求被告刘文付归还宅基地30的诉讼请求是否成立。

针对以上争议,原告向本院提供了下列证据:

1993年12月11日订立的房产归定1份,用于证实谭永芝有房屋半间被拆走后,由老人刘思和盖起使用,老人归天后,刘文付拆走天上,归还谭永芝半间房屋。

经质证,被告对该证据无异议,是当时写的协议约定,承认地基是谭永芝的。

针对以上争议,被告未向本院提供证据。

本院依职权对原告所诉宅基地进行了现场勘验并拍了照片,用于证实宅基地的现状。

经质证,原、被告对该证据无异议。

本院认为,原告谭永芝提供的证据被告刘文付无异议,予以采信;本院依职权调取的证据,原谭永芝、被告刘文付均无异议,予以采信。

通过庭审举证和质证,本院确认本案法律事实如下:

刘思和与周大珍夫妇在巧家县白鹤滩镇七里村七里二社有土木结构房屋(系明三暗五)五间,堂屋一间,堂屋左右各两间,谭永芝之夫刘文福与刘文付系刘思和、周大珍之子,分家时,刘文付分得进堂屋右边靠里面一间,该房一直由刘思和与周大珍居住。刘文福分得进堂屋右边靠外面一间,该房系一楼一底,面积为33.3。刘文福死后,其所分得的这间房由谭永芝所有,尔后,谭永芝另修新房,将该房屋上的木料和瓦片全部拆走。为让老人方便居住,于1993年12月11日晚经双方协商同意,“由刘文付出木料和瓦片将该房屋盖起给老人刘思和与周大珍居住,待老人死后,刘文付拆走添上的木料和瓦片,宅基地归还谭永芝”。 刘文付将该房盖起后,由刘思和与周大珍居住,该房已由刘文付维护管理,刘思和与周大珍相继去逝后,刘文付未拆走该房屋所添木料和瓦片。2012年白鹤滩水电站实物指标调查组进行实物调查时,将该房屋面积平分为16.65分别填入谭永芝与刘文付名下。事后,谭永芝以刘文付不应分得该房16.65为由引起纠纷,经村、社解决未果,谭永芝将刘文付所添木料和瓦片拆除,现该房只剩下墙壁。

本院认为,原告谭永芝之夫刘文福生前分得其祖辈留下房屋一间,刘文福死后,该房归谭永芝所有。因原告谭永芝另修新房后,便将该房屋上的木料和瓦片全部拆走,只剩墙壁。刘文付为让老人刘思和与周大珍居住方便,经双方协商同意后,由刘文付出木料和瓦片将该房重新盖起,由刘思和与周大珍居住。从谭永芝全部拆走房屋上的木料和瓦片的行为,结合双方签订的协议来看,谭永芝已明显放弃了该房屋,只保留了对该宅基地的使用权。刘文付重新将该房盖起,至刘思和与周大珍相继去逝,在此期间,刘文付对该房已进行了多年的维护和管理,才使房屋维持至今。而今因修建白鹤滩水电站,该房屋属于被搬迁范围,从白鹤滩水电站实物指标调查组对该房屋的登记情况来看,应当是原、被告已协商同意该房屋各登记一半的情况下,白鹤滩水电站实物指标调查组才能在原、被告的名下各登记16.65。从实际情况来看,该房两楼的面积共33.3,而宅基地面积只有16.65,且被告刘文付未占有原告谭永芝的宅基地所以,原告谭永芝主张被告刘文付归还其宅基地30的诉讼请求,没有事实依据。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规定,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者反驳对方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有责任提供证据加以证明。没有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当事人的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后果。因此,原告谭永芝的主张不成立,不予支持。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原告谭永芝的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25.00元,由原告谭永芝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云南省昭通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  判  员   杨其春

二0一二年三月二十六日

书  记  员   黄家玺